2018810035622b  

在看到這本書的封皮時就有吸引我注意~

看了之後更覺得除了封皮畫風之外,連書名都與內容取的非常相符合~

 

以往重口味的推裡謀殺案看多了~

很少看到可以呈現得這麼溫馨的謀殺案!!!

 

在一個小鎮裡~所有的人彼此認識~彼此了解

即使不一定相合,卻也不會有彼此仇視或欺負的情況出現!!!

在這樣祥和安樂的小鎮裡,出現了第一次的口出挑釁惡言便引起了軒然大波

更何況是後來更出現了另眾多人喜愛的居然死在森林裡!!!!!!!!

這簡直就像是在小鎮裡投下了炸彈一般的令人震驚及恐慌......

 

就在將自己深思許久才決定參選的畫作--『好天氣』送出去,沒多久後,命案便發生了....

一支箭開啟了"謀殺"的可能性...

卻也開啟了每個人犯案動機的可能性...

 

從書裡一開始的描述~腦袋裡不自覺就會出現一個很溫馨的小鎮

而且隨著敘述,就是會覺得在小鎮裡一切是那樣的風和日麗~

再加上死者-珍的畫作取名為"好天氣"...這一切的連結,都讓人覺得,即使書裡面有人身亡,在小鎮裡的氛圍依舊是那麼樣的溫和及溫馨...

實在是無法想像,究竟會有誰去破壞了這一份寧靜?!

 

直到線索慢慢顯現~卻又彷彿許多人都懷有犯案動機

這真的是一種很矛盾的反差感~

同時也讓人覺得有種很微妙的閱讀感~

 

雖然到了最後~感覺就像是在一幅美妙的畫裡硬是多了一撇不自然的筆觸而讓人發現事實的真相所在

看多了很多重口味的理由,到了最後發現了兇手行兇的理由後

雖然一開始會浮現~"ㄏㄚˊ~就因為這樣殺人?!"

但再去細想,很多看似微不足道的理由,卻常常因此而醞釀出殺意,而導致殺機!!!!

有時候~這真的也是件悲哀的事!!!

而這也是這本小說,雖平淡卻也吸引人的地方~

 

故事簡介:(轉載於金石堂)

一支箭射穿了寧靜美好的假象
一具屍體揭發了善良純真的偽裝
一座受死亡波及的小村莊,就此展開狩獵與追捕的遊戲


感恩節的朝霧漸漸散去,家家戶戶都甦醒了——除了一戶之外。
這名和善的村民陳屍在鮮紅楓林的景象,讓所有人都迷惑了,
是一起意外?某個獵人手上的弓箭迷航了?
或是一樁謀殺?但問題是,誰會想要珍.尼爾老太太的命?
在葛馬許督察長漫長且傑出的警察生涯中,他早就學會尋覓伊甸之蛇隱密的軌跡
他看得很明白,一股邪惡的力量潛藏在村中美麗小屋的白籬笆後頭,
他知道只要再看得仔細一點,三松村的腐化源頭就要現形——

殺人凶手是裝模作樣的高手,
戴著假面具,披著通情達理、甚至和藹可親的外衣,
但骨子裡卻躺著蛇蠍狼虎之心——


三松村位於魁北克省,是一個接近美加邊境的小村莊,風景如畫,生活平靜。然而在感恩節週日的早晨,村裡受人愛戴的退休女教師兼業餘畫家珍卻橫死在森林裡,身上只有一個貫穿心臟的傷口。現在剛進入打獵季節,乍看這像是打獵造成的意外,但真的如此單純嗎?魁北克省保安局凶殺部門的總督察阿蒙.加馬什奉命帶著他的人馬來此辦案。

故事回溯到案件發生之前幾天。年邁的珍有兩個神秘之處:朋友眾多,卻從來沒有人去過她家;經常作畫,卻從來不給別人看。然而今年她終於答應把一幅命名為「靜靜好日子」(就畫面本身的表面意義來說是「市集日」)的畫送去參加當地的畫展甄選。在評選委員會一番爭論之後,珍那幅乍看樸拙到近乎可笑、卻有某種感人力量的作品終於入選。可是沒過過幾天,珍就死於非命,屍身被人發現。

經過檢查以後,確定致命傷是當胸的一箭,極其精準,卻仍然無法確定到底是意外的「幸運」一擊,還是精準的謀殺。當地有射箭俱樂部,而且當地人向來夜不閉戶,似乎人人都可取得凶器?

隨著加馬什調查後,被懷疑的嫌疑犯有:惡作劇的少年菲力普、被兒子反咬是兇手的馬修、覬覦遺產珍的外甥女尤蘭德、珍的多年好友羅斯、另立遺囑後獲得珍大部分財產的克拉拉夫婦….人人看似都有理由殺了珍,但卻又無有力的證據可證明兇手是誰?

直到畫展開幕的夜晚,有人注意到「靜靜好日子」某部分筆觸不太自然,顯然是別人故意畫在珍的畫作上動過手腳,那麼真凶究竟是誰?打破了寧靜祥和的三松村…..

惡魔就在芸芸眾生之間,與我們同桌吃飯、同床而眠
他的面目多變,唯有死者才會看見那張臉真正的模樣,
也因此死前的表情充滿了驚訝愕然與難以置信……

全站熱搜

ch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