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740744694b  

故事先以第三人稱的角度去闡述一位自稱大衛‧盧更的男子,隱姓埋名,在密西根州安娜堡過著低調的生活,試圖逃開往事過新生活~

所以一開始就讓讀者覺得已留下伏筆,這位大衛‧盧更肯定有什麼不可告人,或是不堪回首的過去...

 

而後~受僱於一位在《灰街》這個推裡雜誌社擔任發行人的湯姆手下擔任編輯的工作

看似低調的大衛,卻在故事的一開始就讓讀者知道,即使他感念湯姆給與他這份工作,卻也在此時與湯姆的妻子-蘿拉,發生了不倫的關係

但由故事性有點緩慢,在慢慢述說大衛在灰接中與湯姆和蘿拉各自的關係就作了滿多篇章...

所以坦白講一開始,實在讓我看了有點愛睏啊...

 

然而在故事進展到在某個夜裡,湯姆的一通電話,請大衛幫他帶一根鏟子過去之後...卻在湯姆家發現了一具屍體

就這樣~開始埋下了懸疑的開端...

以"犯罪小說家"為書名破題,的確說的就是環繞在《灰街》這家推裡雜誌社裡的多位小說家之間的關係

然而在第一具屍體的發現開始,其實也是第一個謊言的開始...

但在謊言未解之前,卻再度發現了這些跟雜誌社人員有相關者的陸續死亡

而後續的死亡方式居然都曾在《灰街》中曾經刊出的小說情節相同

這...其中究竟蘊含了什麼原因?

 

而由於在《灰街》裡的專欄作家個個都以推裡見著...要以推裡情節去犯罪也無不可能

只是~在層層關係中...那些是真實?那些是故事?每個人的說法都感覺似真似假...令人猜不透

 

其實~以故事大意來講,應該會是本不錯的小說

不過前半大約有4/5描述得步調實在太慢,慢到我有點快看不下去...囧

本來有點想放棄了~但還是努力的看到最後

沒想到,在最後的1/5居然立刻一鼓作氣,所有案情的膠著開始露出曙光...

同時劇情也急轉直下,原以為不可能涉案的人,居然涉入其中

而本以為就這樣猜錯一次了,沒想到居然還有第二位犯案者!!!!

兩個人要對付的並不是同個人,只是初時的案件將疑點都拉到大衛身上,因此產生了連結...

在短短的章節中,除了交代了大衛不想回首的過去,也將兇手犯案的理由交代分明...

只是~一件案子常常在抽絲剝繭之後,會發現...有時在其中,假他人之手犯罪的人,往往無須承擔罪名

法律~有時候並無法去審理良心的部分,更無法依道德的部分強制判刑~

因此,當有人的確用盡心機假他人之手之時,也是一件莫可奈何的悲哀啊...

 

故事簡介:(轉載於金石堂)

當犯罪小說的情節成真,身陷其中的小說家能改寫結局嗎?

一隻鏟子得符合某些條件,鏟尖要尖,握把要短,才能在有限的空間裡施展開來。在一家大型超市的園藝區裡,他找到了自己想要的鏟子。

他將鏟子放入手推車,不疾不徐,在寬敞的走道上前進……結帳櫃檯大排長龍,他抬頭看櫃檯上方的霓虹燈標示,決定要怎麼付錢。在他的皮夾裡,信用卡上的名字寫的是「大衛‧盧更」,這並非他的本名,而是他現在使用的名字……


自稱大衛‧盧更的男子,隱姓埋名,在密西根州安娜堡過著低調的生活,試圖逃開往事過新生活。然而,在他受雇於《灰街》推理雜誌社,擔任編輯之後,卻和發行人湯姆的金髮嬌妻蘿拉發生不倫戀。

一個星期三晚上,當大衛正坐在廚房的桌前看稿時,他的電話響了。打電話的人是湯姆,他問盧更能否幫他一個忙——他需要一支鏟子。

當大衛買好鏟子前往赴約,赫然發現湯姆家中有具男屍,湯姆聲稱是出於自衛殺了闖入家中的小偷,不願報警的湯姆希望大衛能協同棄屍,湯姆發揮犯罪小說家天分成功掩埋屍體……

「事情不太對勁,」盧更說。
湯姆拿起長耙,正要開始填平墓坑。
「什麼意思?」他問。
「事情進展得太過順利,」盧更說。「兩個男人要把一具屍體埋在樹林裡,最後,他們順利完工。過程中沒發生任何緊張狀況。你懂我在說什麼嗎?」
「不是很懂。」
「如果這是投稿給《灰街》的故事,你一定會馬上退件。」
湯姆露出微笑。他拿著長耙慢條斯裡地耙著地面。「如果這是投稿給《灰街》的故事,」他說,「我會安排在來這裡的路上,有個輪胎突然洩了氣。正當我把車子停到路邊,一個能幫上忙的警察出現了。如果這是投稿給《灰街》的故事,應該會有個神祕金髮女郎涉入,她很可能會往我頭上敲下去,再把我推下樓去。」

隔週五湯姆被發現陳屍於《灰街》辦公大樓外,疑似跳樓自殺,隨後《灰街》的專欄作家竟接連死於非命,死法與《灰街》曾刊出的小說情節如出一轍……

 

 

全站熱搜

ch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